为了世界和平的小天使

关于法扎剧组全员喵化这一计划……

之前有答应过@MiaMiMia 这个宛如神仙一般(其实就是神仙)的太太要画法扎剧组的全员喵形态(灵感来源于太太在车文里所描写的猫系米和另外两只分别都可爱到爆的傻flo和lolo班,啊其实还有一部分来源于某喵塔利亚……)
现在已经定好了三只主角喵的最终形态了呢!

本来想一下子把所有喵都画好的……

然鹅——我之后居然还要出去8天,而且主办方不让带手机……

所以可能会拖更……果咩那塞一……


于是就打算先跟太太说一下,让太太有一个心理准备……


………………

一篇法贞的虐文,可能会写得跟**一样……

啊第一次在老福特上发APH的同人文呢!
这里是一只法厨,然而却专注于虐尼桑一万年……(emmm操作的呀……)
其实不仅入了APH的坑,还有《Re:Creators》,法扎,太阳王等……啊其实唱见和漫威,DC也有被踹进坑里至今没有出来……
好了,话不多说,这就是一篇带刀子的清水短篇,撒,一苟~
——————是分割线君呢———————
  “又是一个5月30日了……”
   虽然年年都想着“今年就走好了”,但是结果却总是莫名赖在这里不愿意走啊,而且一留就是500多年。心里莫名产生的不舍之情,就好像,是在等一个什么自己想要的结果一样……
   她叹了一口气,坐在教堂门口的石阶上,看着街上匆匆走过的行人,寻找那个她想要见到的人。没有人会注意她和她的教堂,因为他们看不见她,也对她不那么感兴趣。
   除了那个人——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自从教堂在1979年建成之后,他每年都会带着一束香根鸢尾来到这里,而目的就只是坐在长椅上,对她倾述自己内心的愧疚和对她的不舍……
   她坐在这个人的对面,倾听着他所说的一切。她知道,对面的他其实根本就看不见她这个早就死透了的灵体,也无法触碰到她。她只能默默地看着他哭,看着他痛苦到蜷缩成一团,但却做不了什么,比如去安慰他一下,帮他擦掉糊了一脸的眼泪和鼻涕泡——毕竟她第一次想做这些无用功的时候,就发现手会直接从他身体里穿过去了……
   “今年他还会来的吧……”她正那么想着,忽然,那个熟悉的身影就闯进了她的视野范围之内,带着数量比往常还要多一倍的鸢尾花。但不同的是,这次他的神色已经没有以往那么地凝重了。他依然坐在之前坐过的长椅上,像往常一样开始长篇大论,但这次的内容不太一样。
“贞德,你……还在吗?”
  “法兰西阁下,我在!”她回应了他——虽然她知道,他听不见。但对方的下一句话,足以让她吃惊到从长椅上摔下来。
  “你在啊,我的好姑娘!”
   “???什么?!”她瞪大了眼睛,抬起头,对上了一双蓝紫色的,充满了温柔的眼眸。
  “傻姑娘……”他微笑着看着她,“我一直都能够感受到你的存在呢!”
    “那你丫还一直装作没看见!”她的心里不禁有些责怪他的意思,忍不住对他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好了,我的傻姑娘!快点走吧!”他的语气变得十分轻柔,“过去的事情已经成为事实了,哥哥我也已经能够去坦然地接受它了……”
    “嗯,那就好!”她无意识地说出了这样的话,心里也感觉轻松、安心了许多。这时,她一下子感到似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从背后钻了出来,回头一看,竟是一双白色的羽翼。
      执念也放下了,心里也踏实了,以前也无数次想过离别之日的情景了,但真的到了要分开的时候,又有点舍不得了……唉,有时候人心就是那么矛盾……
      她轻轻地抱住了他,半透明的灵体依旧穿过了他的身体,但她顾不上那么多了。“再见,法兰西阁下!我们有缘再相会吧!”
     之后,她逐渐变得透明,消失在了他的面前,带着释然的笑容。
   “再见了,我的好姑娘……”心里似乎还是有点舍不得啊,毕竟下次就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她了……
      直到多年之后,他在人群里一眼认出了那个与她容貌神似的,名叫丽莎的少女……